驴酱

选择:好吃的还是吴邪?
答:吃吴邪

马尔福永不食言,对吧?

        今天是哈利·波特的生日,但此刻布莱克老宅中已一片寂静 ,只有笔尖摩擦纸的沙沙声。
       此时已将近0点。乔治和罗恩他们给哈利安排的生日派对早已结束,现在只有哈利独坐灯旁,用墨绿色的墨水写着什么,德拉科曾说过他喜欢墨绿色。
       其实哈利在等一个人的生贺。
       德拉科·马尔福。
       众人皆知,马尔福是哈利从一年级开始就莫名其妙敌对的死对头。只不过后来有记者偷拍到他们夜晚在天文塔接吻的图片,第二天就传出德拉科自愿去傲罗部队的前线当后方治疗师的新闻。
        再后来就是德拉科的死讯。除此之外,并无人知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在德拉科去前线之前的那个晚上,也正如今晚一般晴朗,无云有微风。德拉科仰头看着天空,不带声调地说出:“明天我会自愿去前线当治疗师。”平淡得宛如在述说无关紧要的事情。
       哈利知道大战虽然胜利了,但仍然有无数食死徒仍疯狂地拼死一搏,现在的前线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地方。而马尔福家虽然得到了哈利的辩护,也为大战后的重建捐献了许多金钱,得以免受牢狱之灾,但仍有不少激进分子喊着要对万恶的食死徒赶尽杀绝。
       来自光明一方的杀戮往往才是最可怕的。所有人受尽磨难,自是无比愤恨每一个参与黑暗的人。哈利能理解他们,所以德拉科去前线反而是最好的方法,至少可以不再忍受一切非议和恶意。于是他没有一句劝谏,只咬牙一言不发地抓住了德拉科的衣领。
       德拉科猛地拽近哈利,和他唇齿相碰,狠狠地咬住哈利的下唇又松开,蛮横地用舌头纠缠着哈利,双手箍着哈利的头堵住他的一切话语,直到哈利眼角溢出生理泪水气喘吁吁才松开。转而再沉默仰望向天空。
     “很快是你的生日了吧,我会在那天的十二点前发去祝福的。”德拉科看着眼角微红的哈利说。
       哈利其实很想问如果你再也发不了信息怎么办。
       但是德拉科没有等他开口:“马尔福绝不食言,每年都会有的,一定有。”
      “好。”哈利沉默良久终于回应了一个字。
       后来日报就传来了他的死讯。无人哀悼,也无人为他哭泣,一切皆尽沉默。他的遗体就被埋葬在滚滚黄沙中的某个地方,墓碑上只随意刻了姓名,哈利悄无声息地奔赴寻找着,最终在某个下午才找到了,终是告诉自己应该承认了,才无言痛哭,再若无其事。只是所有事物从此都沉落,沉落下去,无论做什么都好像少了什么。

        思绪回到眼前,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哈利放下笔再次打开手机,白光映照着哈利执著的绿眼睛,里面什么也没有。于是又再次关上。再打开,关上。
       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哈利知道今年德拉科无法再给他发生贺了,但他还是愿意等着,他相信德拉科会发的,他知道会的。
     马尔福总是不会食言的。
    “叮咚”手机突然响起一声消息提示音,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哈利颤抖着拿起手机,点了好几次才按进去。标题上显示着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生日快乐,哈利。
       十二点的钟声响了起来,回荡在小小的房间里。他突然泪流满面。
       哈利也许知道,也许永远不知道。德拉科设置了定时发送,每年的此刻,无论他在不在,都会发这条信息给哈利。
       他最好不知道吧。





————————
先祝小哈和罗琳生日快乐!!!!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在献上一点玻璃渣,大概只做到了最后一个字吧。

注*“里面什么也没有”一句中既指手机屏幕,又指哈利的眼里不起波澜,空无一物

最后感谢罗琳和哈利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魔法世界,让我们变成了更好的自己。我们永远是不毕业的霍格沃兹学生!!!

评论(1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