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酱

坑多杂食 HP mlp 三体 皮甜甜 盗笔 琅琊榜 天官赐福 魔道祖师
已点技能点朗诵写字写文画画 没有哪个是好的
头像是我宝贝灰蓝的美字和我的丑染卡!!

【花怜】〔车〕#如何以教导为由把爱人拐上床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低能预警
        师青玄还没走近菩荠观,就被从中传来的尖锐得让人掉一声鸡皮疙瘩的“哔”的一声吓得刹住了脚。随即又是几声杀伤力巨大的哔哔声传来。
      “这…这是什么鬼声音??”师青玄紧紧捂住耳朵哀嚎道,他不过是办差刚好路过此地想顺便来看一眼谢怜而已,现下又是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明仪似是在极力忍着没用手捂住耳朵,脸上早已满是黑气,声音也难得地有了一丝颤抖:“过…去看看…”
       两人正走近,只听得里面传来谢怜粗重的喘气声和断断续续的话语声:“唔…三…三郎…这可真是…太难受了…我这是不是方法不对,每次弄完都头晕眼花喘…不上气…”
         随即是花城慵懒的声音:“料来是用力过猛,不如哥哥换个姿势试试?”
       师青玄和明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隐隐发黑的脸上读出同一种信息:“我们还是先…走吧。”便不约而同地足下生风跑远了,才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为什么要像自己做了什么虚心事一样溜那么快啊?只有师青玄仍兀自捂着脸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三郎,刚刚外面似乎有什么人?”谢怜奇道,“该不会是来找我们的吧?”
        花城摇摇头:“无妨,大概只是一些农家人路过罢。哥哥,你还要接着吹吗?”
        “不了,吹这笛子真是够呛,还…这么难听,尤其是贴了什么笛膜之后大概能当个法宝杀人了,真是…”谢怜无奈道。大概自己在这方面没什么天赋,和做饭差不多吧。
       原来先前这刺耳的声音是谢怜在学笛子发出,而后来这段断断续续的话也只是由于谢怜吹完后上气不接下气所致,而非风师和地师所想之事,只是此刻他们早已逃远,自然也想不到原来只是普通地学学笛子了。
       花城就坐在谢怜旁边,把他膝上的笛子拿过来把玩了几圈,说:“哥哥为何突然想到要学这玩意?”
       看着花城认真询问的脸,谢怜梗了一秒:“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血来潮…咳…毕竟多一样活儿以后街头好讨钱,现在的人又不兴以前那一套,对乐器倒感兴趣得很所以…咳…反正现在也没兴趣了。”说着小心翼翼地看向花城。
        花城果然皱了皱眉,道:“哥哥不必说什么要上街卖艺的话…不过哥哥若真想学笛子,三郎也可以尽能力教哥哥。
        谢怜不禁震惊了:“三郎你还会吹笛子?那就好了。你怎么不早说还要看着我吹得上气不接下气啊?!”
      “之前哥哥也没问嘛,三郎也只是稍识皮毛,不过还是可以试试教别人的。”
        谢怜忙点点头,既然花城说稍识皮毛那自然是十分了解了,不知为什么自己竟莫名期待花城会怎么教自己。
       花城盯着谢怜看了片刻,此时他脸上还带着刚刚留下的些许潮红,嘴唇也显得格外润泽柔嫩。谢怜被他看得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三郎…”
       “那三郎开始教了,”花城似是很认真地决定了什么,说道,“哥哥运用的气息怕是不太对,才会吹得喘不过气来,应该这样。”说着突然轻挑起谢怜的下巴凑近来。
       谢怜猝然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瞬间放大的一张精致的脸,竟被吓得直接呆在了原地。花城的唇轻触到谢怜的唇边,小心地覆了上去,低声道:“要这样吹。”缓缓从谢怜的齿间吹进一股暖流。谢怜像是被定身住了一样,刚刚那略微嘶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时简直像一个惊雷炸得他全身酥麻动弹不得,此刻唇齿相依,一股暖流轻滑过他的口腔,更是像被电流电过了一般从头绵软到脚。花城慢慢放开他,竟是真的除了教他吹了一口气外什么也没做,低头轻声道:“哥哥,明白了吗?”
        谢怜此刻好像才被拉回现实,一张脸涨得通红,只想用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起来。慌乱中又对上了花城清澈真挚的眼神,不由得只想蹦起来夺门而出。花城轻柔地抓住他:“哥哥,学会了吗?要不要再试试?”他的本意是让谢怜再试试吹一次笛子,而谢怜在手足无措之间自然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不…不必了!!!三郎不必了!!!”
        花城无奈地拿起笛子:“哥哥再试试吧,说不定就可以了呢。”谢怜这才明白过来,一张脸更是红上加红,简直可滴出血来。
—TBC—
………………PS:第一次发车不懂老福特的脾性所以只敢放这么多 全文请点评论链接w 脑洞来源于作者自学笛子学不会吹得头昏眼花,并且由于吹得过于难听几乎被赶出去的经历…)

评论(22)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