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酱

选择:好吃的还是吴邪?
答:吃吴邪

      后来爷爷告诉我,他小时候外公和那两个男人是熟人,他们被批斗后,他偷偷溜进他们的屋子想找一点遗物给外公留着,进屋一眼看见的是一个刚打了点模的木头,提起来看见下边的侧面藏了两个木头小人,还没刻好,依稀是一对儿穿着喜服拱手眉眼弯弯的人儿。走到里屋,只有一张破旧的床和一摞大花被子,墙上却齐齐整整干干净净腾了一块地方,挂着一块晶莹的玻璃框,精致地裱着一张结婚证,是画的,却还可以清晰的看见上边笑得很灿烂的两个人。他小心地拿下来,再从抽屉里翻到了几本书和一本笔记本,想着第二天再叫隔壁二牛一起来搬走这些书,就拿起两个木头小人,结婚证和那本笔记本跑走了。第二天再去已经被砸得稀巴烂,书也撕的撕,还有一些被拿走烧了,只好回去了。

       他说完,拿出了一个旧盒子递给我。我小心地拿起最上边的那个玻璃框,里面的那张结婚照虽然有点老旧,却好像是因为装上去的人用心,倒不怎么见破损,只是看上去有点脏,像是用力揉过了又展平压住。画迹已经有点不清,但的确可以看见上面两个人笑得很开心,一个模样颇有点清秀,还没掉完色的大红字写着

  秦书 水三自愿结婚,发给此证,二人结成夫妻一生绝不离弃。

       我忍不住笑了,这格式怕不是水三自己要求的吧。

       我再看向盒子里那本笔记本,笔记本已经泛黄,脆弱得一拿就掉渣子,前面的字迹已经看不清,只有后面的几页还可以比较完好地看清一些字,隐隐约约能读懂内容。

“今天水三儿给我做了面,很好吃。他还说给别人刻了那么多喜事的物事,咱俩的都没有,要刻个儿补回来。我骂他这俩大老爷们哪用这么矫情,不过其实这样也好,有个纪念嘛。想不到他一个大老粗还那么有情怀呢。”

       翻页。

“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偷偷背着我刻呢,其实藏这种地方只有他这样的人才会觉得难发现吧!哼,把我刻这么丑。算了算了,看在他这么努力而且还没刻完的份上,就先放过他。今天学生们也不让人省心,罚他们我看着也怪难受的。他们终归是孩子,还是原谅他们吧,总要好好教,别让他们入了歧途才成。

大概几天后早上,那水三儿就要大清早摇醒我问:‘你看这是咱俩,刻得像不?’了,到时候我还得好好‘惊喜’一下呢哈哈哈。”

       翻完这篇,后面的好几页纸都是扎眼的空白,再后几页上溅着斑斑点点的墨迹,只有几个扭曲散落的字。

“我怕。

我好怕。”下面是一大滩狰狞的墨迹,像是写的人颤抖的手打翻了墨水,也不知道有没有盖住别的字。

       再翻了几页。上面还是洒了几点墨迹,字迹已经不那么扭曲了,却擦花了好几片字,艰难读出是:

“我不怕了,我想起来了,我还没有和水三拜堂成亲,还没有好好和他过完一辈子,还没有等到他刻完小人问我像不像。

只要能再和水三好好在一起,我别的什么都不求了。”

      笔记尽了。

     我拿出最底下的两个木头小人,确是穿着喜服笑容可掬拱手弯腰,像要马上拜堂成亲了。

     和结婚照里的两人真的很像的。很像。


评论(2)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