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酱

美食和吴邪缺一不可。 头像来自我滴神仙末劳斯@末坻!!

【魔道祖师】【迟到的六一贺文】糖和汤

    迟到的六一贺文x
     那祝你们六二快乐,希望你们都有很甜的糖吃,有热热的汤喝,有爱的人在旁边w
   大概也不算刀,可能是玻璃糖

1
        薛洋在冥府里也游荡了两三个月了。
        不肯喝孟婆汤,不肯转世投胎,甚至就大半日地蹲在桥头直直盯着来来往往的灵魂。  
        孟婆也不劝他,只是空闲下来时用余光扫他一眼时就会长叹一口气。他的执念未消,喝不喝汤转不转世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恶有恶报,永世不得超生也是应该的吧。
       薛洋倒也不以为意,到了傍晚就找个地方睡,第二天再早起在冥府荡一圈然后又蹲在桥头,看起来无所事事悠闲自得。
        死人本当然是不用睡觉的,但是对薛洋来说,这件事重要得很。要么一直找,要么睡着什么也不知道,才能不让自己有一瞬承认事实。如果可以的话,还能梦见点什么。
       但是今天有些不同。
       当翻了一个身时,手触到了什么有点声响的东西。
       是一颗糖。
       薛洋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是曾经天天吃的,被一遍遍在掌心攥揉过的那种糖。
        他用力握紧了,然后睁开了眼睛。
       有一个人在弯下腰,模糊得有点看不清面貌。风吹着他的衣袍,他伸出了一只手。
       “走吧。”
      极轻极淡的,抹掉了薛洋所有刻骨铭心的恨拆碎吞肚的恨固执的卑微的厌恶的纠缠的所有情绪。
        光从这个人的后面照过来,晃得薛洋有些看不清他的神色了。但他知道。
        他把另一只没有握糖的手递出去了。
2
        自从在蓝忘机身边后,魏无羡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像有什么狠狠掐住他咽喉无法呼吸过来悲恸至骨的梦。
       像是站在哪里看着一个自己在对她说话。
       ‘羡羡现在几岁啦?’
        ‘羡羡三岁啦!今天是羡羡的节日,羡羡要吃最甜的莲藕排骨汤,要师姐分我最多最多排骨……’
       江澄的声音在外面大声响起:“姐,他这个不要脸的就是想着多要排骨!”
       梦中那个他笑得很开心。魏无羡的心脏一阵紧缩疼痛,猛地醒来。
       对上一双此时显得有点担忧的淡琉璃眸子。
        “我没事。”魏无羡有点不自在地伸手捋一下被汗浸透的发。发现自己的手竟还在颤抖。
       他以为能放下的。
       蓝忘机察觉到了,缓缓伸出手去握住那只有点苍白的手,握得很紧。
       “我给你做了汤,你总说自己要过这个节的。”
       汤还在冒白气,魏无羡看了一眼转而用力地盯着眼前这个人,好像很怕一眨眼也不见了。
       蓝忘机也不语,默默对着他的目光:
       “趁热喝吧,不然不好喝了。”
      也许是云深不知处的水都是带点甘苦的,魏无羡意外地发现自己能清楚地品出和当初不同的味道。
       蓝忘机的手笔,更像是茶。也是甜的,但是像是波澜壮阔苦后的倦意的淡甜。魏无羡的眉头不由稍微舒开了一点儿。眼前人就还是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喝下去,握着他那只手一直没有松开。
       “我想回莲花坞看看。”魏无羡把空碗递给蓝忘机,像是不经意地说。
       “好。”半响蓝忘机忽然回了一声,握着他那只手用力握紧了。
3
        云深不知处。
        蓝思追有点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闯进来说是要来解惑的少年。
       “哎,你说,你觉得我应该给江舅舅送什么礼物好啊……”金凌一脸愁思地撸着兔子的毛。
      所以这就是你来找我还蹂躏兔子的理由?蓝思追心情有点复杂。
       还没来得及回答,金凌又继续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着:
       “其实我有时候搞不懂他对魏无羡是什么态度。”
       蓝思追愣了愣,把手里的笔放下了。
      “说是恨,肯定又不是。倒像是一直放不下又想离远点走。总之,可能是心结吧。我要是送了什么礼物触及了魏无羡,他就要沉默一整天,在房里独自坐上半日。也不知是在生我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不过就算他不理人,每年这时候还是会给我做莲藕排骨汤,还会多做一份。虽然不好喝就是了。唉,他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蓝思追摇摇头,把手里一颗药糖递给金凌:“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前辈彼此的心结总要对方才解得开。”
        金凌接过糖毫不怀疑地扔进嘴里。
       “是啊,如果魏无羡去看一次他他肯定会很高兴吧。不然以他自己,魏无羡不来找他他就是憋到死也不会迈出一步…………唔呕呕呕我呸!!!!你们这云深不知处怎么糖也是一股苦药味儿!!!”
        “送你的节日礼物,对身体比较好。”
4
       魏无羡在踏进莲花坞前设想了很多可能:一进去就被紫电卷起来扔出去的,被骂个狗血淋头然后扔出去的,被江澄命令群狗追着逃出去的,江澄根本没在家的,被江澄拦住两人大眼瞪小眼生硬尴尬的,两人快乐地蹲一起撸狗的。
        不不不不不,最后一个绝对没有想过。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迈进了前院,就嗅到了一种不对的气息。下一秒就和几只犬科动物眼瞪眼任风动你我不动了。
       完了,为什么我没有带上蓝忘机来。魏无羡非常想锤爆自己。
       给江澄留一个多年再见后的好形象重要还是留着小命重要?
        魏无羡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立刻飞速蹦上了旁边的一棵树爬到树梢上绝望地想自己可能这辈子和狗有仇,特别是江澄的狗。
       他觉得自己不像是回来看望故人的,而像是来丢人现眼给江澄观赏的。
       就在他想着办法要怎么躲开这些狗然后再正正经经去找江澄的时候,一个身影像被狗叫惊了出来,端着一个碗皱眉扫了一眼树木就愣住了。
       “魏无羡?!!”
        好尴尬啊。魏无羡摸摸鼻头。
       江澄看上去简直像是被气笑了,魏无羡怀疑他过一秒就会语气尖刻地说你倒有脸回来看看了?结果他居然只是默默遣走了狗,然后像每次做过的那样嫌弃地骂了一句:“下来吧。”
       魏无羡忽然就觉得自己心里就放下什么了。
       “来得匆忙,没带礼物。”魏无羡非常潇洒地从树上滑下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也没指望。”甚至没指望过你会来。
       江澄把手里的汤自然地递过去。
      “这份汤是金凌的,不过他还没回来,就先让这份给你了。”
       魏无羡接过了汤,忍不住笑了。
       大概这辈子中最重要的那几个人和汤也是有什么连接吧。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