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酱

美食和吴邪缺一不可。 头像来自我滴神仙末劳斯@末坻!!

“像他这样的人真是死一万次也不够。”
       今晚外婆和阿姨她们来了我家 几个人聊着聊着不知什么时候说起了最近滴滴打车的事。
        一时气氛沉重,我阿姨说难道我得和我孩子说一个人出去的时候不要穿得太漂亮吗。
       我在一旁说你永远不要觉得你把你的孩子穿上最保守的衣服就能让她不受伤害。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外婆突然开口,说了一件到现在我在写下来的时候仍然觉得可怕的事。
       事情的开端再平常不过,某年我的表妹到外婆家做客,外婆家是农村典型的泥房,木门白天都会开着,走过的人可以直接看得见厅里。
       早上起来的时候表妹问我的舅母有没有发圈绑头发,舅母说没有。这时一个男的经过大门,说我家有(后文称小D),我带你去我家拿吧。因为村里的人大多熟识,看那个男生也不过十几岁,外婆就没有管。
过了一会儿,我外婆忽然听到有个妇女大声叫她:“阿芬啊!那个是不是你外孙啊!那个谁拖着她她还在哭喔!”
        我外婆当即觉得不对,立刻就起身向那个方向冲了过去,远远看见小D扯着我表妹的衣服,外婆远远地吼:“你想做什么啊你死啊你。”小D被吼得停住了,外婆冲上前把他踹到了一边,不断安抚吓哭的表妹。
       这件事大概是七年前,当年我的表妹只有五岁。
       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
       更让我害怕的,小D也不过是十一二岁,是农村里并不少见的“跳皮仔”,也许是辍了学留在家里,我并不清楚他是否明白自己做的是什么事,但能有这种想法出现在一个十一岁的人对一个五岁的孩子身上,令我感到无比害怕和憎恨。
        他能在十一岁拉走我的表妹,我不知道他十五岁,二十岁,等他有了更深的社会经验之后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性侵的原因根本就不在受害者的年龄或者打扮还是犯罪者任何经历年龄等等一切,而是在这些人在无形中从早年就开始腐烂到了根部的意识,在于无数仍然在冷漠的看客。
        我外婆又接着说,听说小D上一年好像是骗走了一个女学生强奸了她,还好那个女生去派出所报了案才问出他还性骚扰过很多她那样的女学生,还振振有词地说不过摸一下。
        于是他好像就去蹲监狱了。然而谁又知道哪一天他又会出来,可能他还会继续这样做,说自己不过摸了一下姑娘。
     “像他这样的人真是死一万次也不够。”
        外婆这样说。
       像小D这样的人,也许很多典型少年就开始犯罪的人的缩影,他们借着邻里之间很低的防备度进行着性侵,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毕竟他们有无数旁人都认同的理由“还小”“她先勾引的”;而那些乡村里淳朴的遭到毒手的姑娘甚至也没有意识到她们这样做是被性骚扰性侵了,也不敢去告诉家人,或者告诉了家人却被赶紧捂住她的嘴让她不要说出去,觉得见不得光得捂捂藏藏。
        当然我更希望其实不会这样,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时他们立刻去制裁犯罪者而非闭口不言以保住所谓的“清白”,希望每个父母生出男孩子来都要有不教好他宁愿不把他生下来的认知,不因为他是男孩子就放任他,那这些“小D”是不是也都能消失掉。
       只是这样太难了,到现在还是有无数的人振振有词地说着都怪她自己不穿好衣服是她勾引小伙子。而事实是只要你是女的管你五岁十八岁穿着什么好看还是不好看,在恶心的渣滓眼里都是同一种可以用来玩的生物,毕竟玩完还有一堆人帮你说没关系。
       所以说这种话的人,我真希望你们也和那些渣滓一起消失,因为正是你们才让那些人觉得自己做的事无比的正确,正因为你们那些人才猖狂得理直气壮。
        可是为什么我身边很大一部分人还是会觉得要让女孩出门不要穿那么暴露,不要打扮那么漂亮呢,他们不会帮着说活该,骚,但还是心里觉得,哎,下次出门不能穿这么暴露诶。
        这种隐藏着的认知和刻板都没办法去改变,指责受害者的是一小部分人,但把目光放在受害者身上的还是有很多,很多人。
        想让所有女孩子都可以好好地做自己想做的怎么就这么难啊。
       说得远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想表达什么,我可能只是单纯害怕于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可怕的人心,和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帮凶的帮凶。
       真的好希望所有女孩子都能好好的不要碰到任何一个渣滓。不管你们好看与否穿着如何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内心无比阴暗的早该在垃圾堆中“死一万次也不够的人”和仍然围着垃圾转的苍蝇。

评论

热度(3)